当我第一眼看到那被称为巴黎之光的车灯时,我就被它所吸引了,灯厂奥迪宝马的天使眼在它面前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但当我细细品味时我看到更多的是法国人对于汽车技术的传承,让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1955年。

1955年10月1日,巴黎车展上亮相了,DS取自于法语单词“Deese”代表女神,它的亮相也的确像一个女神一样瞬间吸引了当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这款外形超前的汽车是由一位意大利雕塑家和一位法国航空工程师共同设计的,仿佛是一辆飘在路面的太空船。

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法国车独特的设计并不是一朝一夕诞生的,而是在历史中传承下来的。

在当时它这样超前的设计和独特的技术象征了法国强劲的技术实力也暗示着法国在冷战时期对于太空竞赛的跃跃欲试。

这款车中最划时代的技术就要数其“高压式气液联动式悬挂”了,它取消了传统意义上的弹簧,在每个车轮上都装有个充满高压气体的球形金属容器,而每个容器又与一个充满了高压油的缸筒相连,通过油的流动来控制底盘的升降,从而使汽车无论在负载如何变化的情况下都能保持水平。

此外在每个车轮附近还有一个高度传感器,通过接受车辆行驶中的参数来自动对悬挂的高度和硬度做出调整,使汽车在过弯时依然保持水平。当车轮遇到坑洼路面时,球形金属容器中的高压油会流到缸筒内,气体的压缩和膨胀会阻止悬挂的冲击传到车体中。

而让这个技术变得富有传奇色彩的就要数1962年戴高乐总统遇刺事件了。当时的DS在上市之后不久就成为了部长和高官们的座驾,戴高乐总统更是它的铁杆车迷,还专门定制了一款特别款用于往返爱丽舍宫。

而正是这辆车在之后一次刺杀行动中保护了总统。当时车身上已布满了子弹,两个轮胎也都爆胎了,但DS就是凭借了它独特的悬挂系统使车继续行驶最终到达安全区域,由此DS也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总统座驾。

就在这件事情后一年戴高乐总统就派人前往中国商讨两国建交之事,也可以说没有DS就没有中法建交,这或许就是这辆车与中国最初的联系吧。

到了今天,DS7上所搭载的第四代DS魔毯主动液压悬挂系统正是继承了当年的这个技术,不同的则是它不再靠单纯的机械方式,而是利用摄像头对路况进行分析,然后扫描成电子信号通过电磁阀控制油压,来达到调节悬挂的作用。

而在去年上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也选择了这辆车作为了他的座驾出现在就任典礼上。

之后的DS进行了一次改款,引入了一项放在今天都十分超前的技术“随动转向大灯”,而这些都发生在50多年前。

这次DS7引以为豪的巴黎之光前照灯的灵感也就来源于此,只是这次灯从两颗变为了三颗,角度也从80度变成了180度。

而DS7的尾灯也十分有特点,相互编织的灯光线条如同埃菲尔铁塔交错的钢筋又如同卢浮宫金字塔闪耀的玻璃。

雪铁龙一直想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豪华车品牌来对抗奔驰等车企,因此他们才重新想起了DS,这款给雪铁龙带来辉煌的车型并将其独立为一个全新的品牌。

我想说虽然法国车因为其设计太过于法国因此不怎么受人待见,但是我能从这个品牌和这辆车中看到法国人对于文化的传承、对于奢华的理解和对技术的自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