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将足球比喻成“和平年代的战争”。这当然是对赛场之上的形容——22个队员在球场中奔跑、抢夺、对抗,最大程度地保留了战争的冲突形式。而对于观战的球迷来说,荷尔蒙和肾上腺素的飙升,轻而易举地就能让战火从场上蔓延至场外。更何况还有专门寻衅滋事的足球流氓,他们煽风点火,将口角升级为打斗,再将打斗升级为战争。

长期以来,足球暴力一直困扰着世界各国,尤其是联赛发达的欧洲。本届法国欧洲杯,更是让世界见识到欧洲足球流氓的厉害。自开赛以来,一系列有关足球流氓闹事的新闻抢占各大媒体头条位置,声势之大甚至盖过了比赛本身。

如果你问小组赛中英格兰与俄罗斯比赛的分数是多少,能回答上来的人可能不多,但对于双方球迷爆发的激烈冲突,相信很多人都能说出一二。

6月9日,距离英格兰与俄罗斯小组赛开始还有两天。在主办城市马赛的酒吧、餐厅就已经随处可见光着膀子、喝得醉醺醺的球迷。马赛的治安一直被人诟病,黑社会火并时有发生,当地球迷也经常闹事。在法国警方看来,英俄两队在马赛的比赛是此次欧洲杯最危险的5场球赛之一。

11日比赛当天,约2万名英格兰球迷、1.2万名俄罗斯球迷聚集到马赛。双方球迷在赛前几小时就“迫不及待”地动起手来,将近500名足球流氓参与其中。打斗中有人抡起酒瓶,有人举起桌椅。一位现场目击者称:“英国球迷几杯酒下肚后,声调开始上扬,小动作令人生厌。与之发生冲突的俄罗斯球迷,则非常有组织、有纪律。他们大部分滴酒未沾,手上还配有指节铜套(一种打架时的凶器)。一小部分人甚至还戴着牙套,一副专业扮相。”足球流氓还与前来维持秩序的警察对峙,最终警察使用催泪弹,将他们强行隔离、驱赶。

比赛进行中,英格兰凭借任意球在最后阶段打破0∶0僵局。场内失望的俄罗斯球迷开始发泄心中的不满,向空中发射一枚绿色的照明弹。补时阶段,俄罗斯球迷方向又传来一声巨响,吓得聒噪的英格兰球迷都降低了分贝,正是在这一瞬间,俄罗斯队完成了绝杀。此时,保安人员将俄罗斯球迷看台团团围住,并用隔离网将他们保护起来。但当裁判吹响结束哨后,双方球迷还是爆发了冲突。带着10岁儿子在现场看球的英国球迷斯蒂夫?麦克里恩,被当时的场景惊呆了:“他们(俄罗斯足球流氓)对面前的任何人都大打出手,疯了一样。一个球迷举起手说,我不想打架,但脸上还是挨了好几拳。”另一位英国球迷称,参与斗殴的部分俄罗斯球迷服装为统一的黑色T恤衫,像是“黑色死亡军团”。骚乱持续了5分钟,才逐渐恢复平静。此次英俄球迷赛场内外的暴力致使34人受伤,其中一名英格兰球迷危在旦夕。

15日俄罗斯队在法国北部城市里尔对阵斯洛伐克队,停留在马赛的俄罗斯球迷随着球队北上。而16日英格兰队则在距离里尔不远的朗斯迎战威尔士队,大批英格兰球迷经过里尔前往朗斯,有些甚至留在里尔球迷区观看转播。水火不容的英俄球迷又在里尔狭路相逢。15日俄罗斯队1∶2不敌斯洛伐克队。数百名英格兰球迷对着俄罗斯球迷唱歌羞辱对方,随后双方互殴,冲突造成50多人受伤,警方在里尔火车站周围的街巷驱赶英俄球迷,并抓捕了37人。

在朗斯,英格兰球迷又与威尔士球迷大打出手。16日,英格兰与威尔士的比赛开始后,双方大批球迷聚集在球迷广场,通过大屏幕观看比赛。随着比赛的进行,场外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英格兰队进球的画面刺激了球迷的神经,人群中有人把啤酒抛向空中,有人将防护网摇断,部分英格兰与威尔士球迷开始相互追打,发生冲突的区域一片狼藉,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为何本届欧洲杯球迷暴力事件频发?法国卡昂大学球迷专家莱斯特勒兰认为主要有3个原因:首先,球队所在国家间有过节,如英国与俄罗斯关系较僵,深受民粹主义影响的球迷往往借机寻衅;其次,法国各城市之间来往便利,足球流氓的流动性很大,警方难以应对;第三,以往法国警方在应对足球流氓时采用的是人数震慑战术,投入比足球流氓还多的警力,但在目前既要反恐,又要维持反新劳动法秩序的情况下,法国警力已然捉襟见肘。

尽管俄罗斯足球流氓在本届欧洲杯上气焰嚣张,还打出“我们去证明英国足球流氓就是一群小女生”的口号,但他们不得不承认英国足球流氓的鼻祖地位。就连研究俄罗斯足球流氓的专家弗拉基米尔?科兹洛夫都说:“他们完全是受英国足球流氓的启发而生,试图模仿后者。”

英国,一个盛行绅士文化的国家,却也最早产生了臭名昭著的足球流氓。作为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英国有着深厚的足球文化,英国人对足球的狂热更是不用多言。英国球迷大多为“世袭”,一个足球场的座位,很可能已经传了很多代,如果爷爷或父亲支持一个队,儿子极少支持别的球队,资深球迷们并不会看哪支球队有名就支持谁,很多人一生追随的只是一支社区球队。他们对所支持球队的忠诚度极高,阿森纳俱乐部有着130年的历史,很多老球迷去世后就埋葬在俱乐部周围,誓与俱乐部生死相依。后来阿森纳俱乐部建新场馆时想把这些球迷的骨灰一同迁走,但苦于人数太多,只好在新场馆建一座纪念碑,把那些骨灰无法迁来的球迷的名字刻在碑上。

然而,狂热与忠诚的一个副产品就是足球流氓。英国足球流氓兴起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二战后,英国经济进入艰难的转型期,北部制造业和相关工业几近崩溃,经济高度向南部集中,撒切尔夫人执政后,极其强硬地对待北部工人的多次罢工,更加深了北部的衰落。足球流氓就在这一时期走向鼎盛。他们把在生活中积压的愤懑不平,通过暴力的方式在球场中宣泄。他们通常手握啤酒,嘴里骂着脏话,成群结队地在球场内外向对手的球迷挑衅滋事,最终制造斗殴事件。一些有组织的足球流氓团体也涌现出来,比如阿森纳的“枪迷”、曼联的“红军”、阿斯顿维拉的“维拉硬核”等。这些暴徒很快在全球范围内声名狼藉,英国国内媒体将其喻为“英格兰的灾难”。

英国足球流氓制造了许多足球场上的惨案,包括最著名的“海瑟尔惨案”。1985年5月29日,利物浦与尤文图斯在布鲁塞尔海瑟尔体育场的欧冠决赛中相遇。双方球迷推倒栏杆,手持棍棒、砖头大打出手,涌动的人群产生的巨大压力使得看台倒塌,当场压死39人,并有300多人受伤。事后英格兰队被禁止参加欧洲三大杯赛5年。

就连英国大牌球星也不敢招惹足球流氓。1998年,英格兰队从世界杯上铩羽而归,时任国家队队长的贝克汉姆一度被视作“国家公敌”。在一场英超联赛中,激进球迷投掷硬币两次砸中他的头,贝克汉姆只是弯腰捡起,默默放进口袋而已。

自足球流氓诞生,以其为代表的足球暴力行为就如同瘟疫一样在世界各地蔓延。法国本土的足球流氓也很猖獗,只是因为法甲在欧洲五大联赛中知名度较低,才显得不那么具有杀伤力。

德国的足球流氓组织产生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其中不少具有极右翼倾向。有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有2万名足球流氓,上百个相关组织。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上,4名德国足球流氓袭击了一名法国警察,导致其头部受重伤,昏迷6周之久。

与英法德相比,俄罗斯足球流氓算是“后起之秀”。他们在上届欧洲杯上“一战成名”。当时,东道主波兰队迎战俄罗斯队,当天正值俄罗斯国庆日,约2万名俄罗斯球迷拥入华沙。就在比赛开始前几小时,俄罗斯球迷和波兰球迷在华沙街头发生了大规模冲突,导致多人受伤,183人被捕。

俄罗斯足球流氓最早出现于1991年苏联解体后。随着大量资金的注入,国内职业联赛发展迅速,其中莫斯科中央陆军、莫斯科斯巴达克、圣彼得堡泽尼特等球队逐渐参与到欧冠的争夺中,俄罗斯也成为足球流氓与极端文化的新阵地。近年来,足球暴力在俄罗斯足坛愈演愈烈。据统计,俄罗斯每个月都有十几个新的流氓组织出现。这不仅与金元时代的俄罗斯联赛有关,而且很多足球流氓组织都被黑帮控制,这些黑帮组织不仅向足球流氓提供去外地看球的费用,还为他们准备专业的健身房和拳击教练,甚至还为他们配备了专属的营养师,为的就是不断提升“战斗技能”。

乌尔特拉斯,意思是足球迷中的狂热分子。俄罗斯的乌尔特拉斯首领是一个名叫瓦西里的搏击高手,绰号“杀手”。英国《太阳报》披露,瓦西里是一名新纳粹主义者,他麾下有着数以百计的搏击高手,这些人组成的极端球迷群体有一个特质——胸前都印有标志着新纳粹主义的刺青。

在俄罗斯国内,莫斯科中央陆军俱乐部的足球流氓团体最为有名。此外,“斯巴达克角斗士”“陌生人”“第三秘密”等组织也都是厉害角色。对俄罗斯足球流氓来说,足球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击败在他们眼中被视为敌人的其他足球流氓。他们认为,足球流氓间的冲突是一个荣誉问题,是对力量、组织和打斗的测验。英国足球流氓打架时喜欢用酒瓶和椅子,但俄罗斯足球流氓的特色是用拳头。曾有一名俄罗斯足球流氓接受采访时说:“对于我们来说,球迷斗殴就像运动,我们不是想杀人,我们只是为了显示俄罗斯力量。”

极右翼民族主义是俄罗斯足球流氓的土壤。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旗下的新闻频道“Vesti”,用激昂的口吻报道了此次俄罗斯足球流氓的“大捷”:“250名俄罗斯球迷打退了数千名英格兰人的攻击,并迫使他们狼狈逃窜。”极右翼议员伊戈尔?列别杰夫也表示出对本国足球流氓的支持。这位俄足协高层在推特上说:“足球打斗这件事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好,甚至正相反。小伙子们好样的,继续!”

可以说,整个欧洲都对足球流氓头疼不已。在严打足球流氓上,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可谓不遗余力。在她执政期间,英国球场安装了闭路电视,对足球流氓的行为进行最大程度地监督;警局对足球流氓归档备案,必要时拒绝“有案底”的人进入球场,甚至出国看球。这些有效的治理手段大多被沿用至今。在英超赛场内,看台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摄像头的捕捉之列,如果有哪一个球迷显得过于亢奋,比如持续地大声辱骂球员或对方球迷,都会被看作是危险举动。第一时间就会有负责监控的人来到他身边,提醒他稳定情绪。如果听从劝阻,态度好,那么他可以继续看比赛。一旦有不服从的表现,就会被立即请出球场。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有3200名英国足球流氓被列入黑名单,禁止前往南非。英国警方还派遣12名警察前往南非,应对可能出现的暴力行为。

此外,英国还通过立法的形式来对付足球暴力,相继出台了《体育场地安全法案》《运动竞赛法案》《公共秩序法案》《体育场所安全和消防安全法案》《足球观众法案》《足球犯罪法案》等一系列法律文件,这些法律文件的制定比较有效地阻止了英国本土足球暴力事件的发生,还控制了足球暴力的进一步蔓延。

为了维护俄罗斯足球的形象,俄罗斯政府也下狠手整治足球暴力。2012年,俄罗斯通过了对闹事者加强惩罚的法案,最高可判7年监禁。但效果不明显,有俄罗斯足球流氓参与的暴力事件仍然频发。

2014年1月20日,俄罗斯《球迷法案》正式生效。法案规定了球赛现场观众的行为规则,还给出了一份足球流氓黑名单,那些进了黑名单的人,在为期6个月至7年不等的时间内被禁止进入体育比赛现场观看比赛。违规者会被处以最高25万卢布(约合2.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或被拘留15天。除此之外,法案还明确规定禁止球迷携带烟火等易燃易爆物品进入比赛现场,同时用于掩盖面部和背部的面具等也被禁止携带入内。观众席上的横幅和旗帜不能带有政治色彩,也不能出现具有纳粹主义、极端主义或挑衅性意味的文字或图片,并且现场所有的外来词汇必须经过正确翻译或是得到体育赛事官方组织的认证。

不过,也曾有人为这群暴力分子“洗白”。2005年,导演莱克茜?亚历山大拍摄了一部名为《足球流氓》的电影。影片中所有参与斗殴的年轻人都认为,用生命来效忠球队与信仰,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男主角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并不是传言里面的只讲斗殴,那是耻辱的……我们会回去打架,但这实在是关于名誉。”还有人辩称,为了信仰而疯狂,是一种值得尊重的纯粹精神。

有人将足球比喻成“和平年代的战争”。这当然是对赛场之上的形容——22个队员在球场中奔跑、抢夺、对抗,最大程度地保留了战争的冲突形式。而对于观战的球迷来说,荷尔蒙和肾上腺素的飙升,轻而易举地就能让战火从场上蔓延至场外。更何况还有专门寻衅滋事的足球流氓,他们煽风点火,将口角升级为打斗,再将打斗升级为战争。

长期以来,足球暴力一直困扰着世界各国,尤其是联赛发达的欧洲。本届法国欧洲杯,更是让世界见识到欧洲足球流氓的厉害。自开赛以来,一系列有关足球流氓闹事的新闻抢占各大媒体头条位置,声势之大甚至盖过了比赛本身。

如果你问小组赛中英格兰与俄罗斯比赛的分数是多少,能回答上来的人可能不多,但对于双方球迷爆发的激烈冲突,相信很多人都能说出一二。

6月9日,距离英格兰与俄罗斯小组赛开始还有两天。在主办城市马赛的酒吧、餐厅就已经随处可见光着膀子、喝得醉醺醺的球迷。马赛的治安一直被人诟病,黑社会火并时有发生,当地球迷也经常闹事。在法国警方看来,英俄两队在马赛的比赛是此次欧洲杯最危险的5场球赛之一。

11日比赛当天,约2万名英格兰球迷、1.2万名俄罗斯球迷聚集到马赛。双方球迷在赛前几小时就“迫不及待”地动起手来,将近500名足球流氓参与其中。打斗中有人抡起酒瓶,有人举起桌椅。一位现场目击者称:“英国球迷几杯酒下肚后,声调开始上扬,小动作令人生厌。与之发生冲突的俄罗斯球迷,则非常有组织、有纪律。他们大部分滴酒未沾,手上还配有指节铜套(一种打架时的凶器)。一小部分人甚至还戴着牙套,一副专业扮相。”足球流氓还与前来维持秩序的警察对峙,最终警察使用催泪弹,将他们强行隔离、驱赶。

比赛进行中,英格兰凭借任意球在最后阶段打破0∶0僵局。场内失望的俄罗斯球迷开始发泄心中的不满,向空中发射一枚绿色的照明弹。补时阶段,俄罗斯球迷方向又传来一声巨响,吓得聒噪的英格兰球迷都降低了分贝,正是在这一瞬间,俄罗斯队完成了绝杀。此时,保安人员将俄罗斯球迷看台团团围住,并用隔离网将他们保护起来。但当裁判吹响结束哨后,双方球迷还是爆发了冲突。带着10岁儿子在现场看球的英国球迷斯蒂夫?麦克里恩,被当时的场景惊呆了:“他们(俄罗斯足球流氓)对面前的任何人都大打出手,疯了一样。一个球迷举起手说,我不想打架,但脸上还是挨了好几拳。”另一位英国球迷称,参与斗殴的部分俄罗斯球迷服装为统一的黑色T恤衫,像是“黑色死亡军团”。骚乱持续了5分钟,才逐渐恢复平静。此次英俄球迷赛场内外的暴力致使34人受伤,其中一名英格兰球迷危在旦夕。

15日俄罗斯队在法国北部城市里尔对阵斯洛伐克队,停留在马赛的俄罗斯球迷随着球队北上。而16日英格兰队则在距离里尔不远的朗斯迎战威尔士队,大批英格兰球迷经过里尔前往朗斯,有些甚至留在里尔球迷区观看转播。水火不容的英俄球迷又在里尔狭路相逢。15日俄罗斯队1∶2不敌斯洛伐克队。数百名英格兰球迷对着俄罗斯球迷唱歌羞辱对方,随后双方互殴,冲突造成50多人受伤,警方在里尔火车站周围的街巷驱赶英俄球迷,并抓捕了37人。

在朗斯,英格兰球迷又与威尔士球迷大打出手。16日,英格兰与威尔士的比赛开始后,双方大批球迷聚集在球迷广场,通过大屏幕观看比赛。随着比赛的进行,场外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英格兰队进球的画面刺激了球迷的神经,人群中有人把啤酒抛向空中,有人将防护网摇断,部分英格兰与威尔士球迷开始相互追打,发生冲突的区域一片狼藉,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为何本届欧洲杯球迷暴力事件频发?法国卡昂大学球迷专家莱斯特勒兰认为主要有3个原因:首先,球队所在国家间有过节,如英国与俄罗斯关系较僵,深受民粹主义影响的球迷往往借机寻衅;其次,法国各城市之间来往便利,足球流氓的流动性很大,警方难以应对;第三,以往法国警方在应对足球流氓时采用的是人数震慑战术,投入比足球流氓还多的警力,但在目前既要反恐,又要维持反新劳动法秩序的情况下,法国警力已然捉襟见肘。

尽管俄罗斯足球流氓在本届欧洲杯上气焰嚣张,还打出“我们去证明英国足球流氓就是一群小女生”的口号,但他们不得不承认英国足球流氓的鼻祖地位。就连研究俄罗斯足球流氓的专家弗拉基米尔?科兹洛夫都说:“他们完全是受英国足球流氓的启发而生,试图模仿后者。”

英国,一个盛行绅士文化的国家,却也最早产生了臭名昭著的足球流氓。作为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英国有着深厚的足球文化,英国人对足球的狂热更是不用多言。英国球迷大多为“世袭”,一个足球场的座位,很可能已经传了很多代,如果爷爷或父亲支持一个队,儿子极少支持别的球队,资深球迷们并不会看哪支球队有名就支持谁,很多人一生追随的只是一支社区球队。他们对所支持球队的忠诚度极高,阿森纳俱乐部有着130年的历史,很多老球迷去世后就埋葬在俱乐部周围,誓与俱乐部生死相依。后来阿森纳俱乐部建新场馆时想把这些球迷的骨灰一同迁走,但苦于人数太多,只好在新场馆建一座纪念碑,把那些骨灰无法迁来的球迷的名字刻在碑上。

然而,狂热与忠诚的一个副产品就是足球流氓。英国足球流氓兴起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二战后,英国经济进入艰难的转型期,北部制造业和相关工业几近崩溃,经济高度向南部集中,撒切尔夫人执政后,极其强硬地对待北部工人的多次罢工,更加深了北部的衰落。足球流氓就在这一时期走向鼎盛。他们把在生活中积压的愤懑不平,通过暴力的方式在球场中宣泄。他们通常手握啤酒,嘴里骂着脏话,成群结队地在球场内外向对手的球迷挑衅滋事,最终制造斗殴事件。一些有组织的足球流氓团体也涌现出来,比如阿森纳的“枪迷”、曼联的“红军”、阿斯顿维拉的“维拉硬核”等。这些暴徒很快在全球范围内声名狼藉,英国国内媒体将其喻为“英格兰的灾难”。

英国足球流氓制造了许多足球场上的惨案,包括最著名的“海瑟尔惨案”。1985年5月29日,利物浦与尤文图斯在布鲁塞尔海瑟尔体育场的欧冠决赛中相遇。双方球迷推倒栏杆,手持棍棒、砖头大打出手,涌动的人群产生的巨大压力使得看台倒塌,当场压死39人,并有300多人受伤。事后英格兰队被禁止参加欧洲三大杯赛5年。

就连英国大牌球星也不敢招惹足球流氓。1998年,英格兰队从世界杯上铩羽而归,时任国家队队长的贝克汉姆一度被视作“国家公敌”。在一场英超联赛中,激进球迷投掷硬币两次砸中他的头,贝克汉姆只是弯腰捡起,默默放进口袋而已。

自足球流氓诞生,以其为代表的足球暴力行为就如同瘟疫一样在世界各地蔓延。法国本土的足球流氓也很猖獗,只是因为法甲在欧洲五大联赛中知名度较低,才显得不那么具有杀伤力。

德国的足球流氓组织产生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其中不少具有极右翼倾向。有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有2万名足球流氓,上百个相关组织。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上,4名德国足球流氓袭击了一名法国警察,导致其头部受重伤,昏迷6周之久。

与英法德相比,俄罗斯足球流氓算是“后起之秀”。他们在上届欧洲杯上“一战成名”。当时,东道主波兰队迎战俄罗斯队,当天正值俄罗斯国庆日,约2万名俄罗斯球迷拥入华沙。就在比赛开始前几小时,俄罗斯球迷和波兰球迷在华沙街头发生了大规模冲突,导致多人受伤,183人被捕。

俄罗斯足球流氓最早出现于1991年苏联解体后。随着大量资金的注入,国内职业联赛发展迅速,其中莫斯科中央陆军、莫斯科斯巴达克、圣彼得堡泽尼特等球队逐渐参与到欧冠的争夺中,俄罗斯也成为足球流氓与极端文化的新阵地。近年来,足球暴力在俄罗斯足坛愈演愈烈。据统计,俄罗斯每个月都有十几个新的流氓组织出现。这不仅与金元时代的俄罗斯联赛有关,而且很多足球流氓组织都被黑帮控制,这些黑帮组织不仅向足球流氓提供去外地看球的费用,还为他们准备专业的健身房和拳击教练,甚至还为他们配备了专属的营养师,为的就是不断提升“战斗技能”。

乌尔特拉斯,意思是足球迷中的狂热分子。俄罗斯的乌尔特拉斯首领是一个名叫瓦西里的搏击高手,绰号“杀手”。英国《太阳报》披露,瓦西里是一名新纳粹主义者,他麾下有着数以百计的搏击高手,这些人组成的极端球迷群体有一个特质——胸前都印有标志着新纳粹主义的刺青。

在俄罗斯国内,莫斯科中央陆军俱乐部的足球流氓团体最为有名。此外,“斯巴达克角斗士”“陌生人”“第三秘密”等组织也都是厉害角色。对俄罗斯足球流氓来说,足球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击败在他们眼中被视为敌人的其他足球流氓。他们认为,足球流氓间的冲突是一个荣誉问题,是对力量、组织和打斗的测验。英国足球流氓打架时喜欢用酒瓶和椅子,但俄罗斯足球流氓的特色是用拳头。曾有一名俄罗斯足球流氓接受采访时说:“对于我们来说,球迷斗殴就像运动,我们不是想杀人,我们只是为了显示俄罗斯力量。”

极右翼民族主义是俄罗斯足球流氓的土壤。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旗下的新闻频道“Vesti”,用激昂的口吻报道了此次俄罗斯足球流氓的“大捷”:“250名俄罗斯球迷打退了数千名英格兰人的攻击,并迫使他们狼狈逃窜。”极右翼议员伊戈尔?列别杰夫也表示出对本国足球流氓的支持。这位俄足协高层在推特上说:“足球打斗这件事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好,甚至正相反。小伙子们好样的,继续!”

可以说,整个欧洲都对足球流氓头疼不已。在严打足球流氓上,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可谓不遗余力。在她执政期间,英国球场安装了闭路电视,对足球流氓的行为进行最大程度地监督;警局对足球流氓归档备案,必要时拒绝“有案底”的人进入球场,甚至出国看球。这些有效的治理手段大多被沿用至今。在英超赛场内,看台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摄像头的捕捉之列,如果有哪一个球迷显得过于亢奋,比如持续地大声辱骂球员或对方球迷,都会被看作是危险举动。第一时间就会有负责监控的人来到他身边,提醒他稳定情绪。如果听从劝阻,态度好,那么他可以继续看比赛。一旦有不服从的表现,就会被立即请出球场。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有3200名英国足球流氓被列入黑名单,禁止前往南非。英国警方还派遣12名警察前往南非,应对可能出现的暴力行为。

此外,英国还通过立法的形式来对付足球暴力,相继出台了《体育场地安全法案》《运动竞赛法案》《公共秩序法案》《体育场所安全和消防安全法案》《足球观众法案》《足球犯罪法案》等一系列法律文件,这些法律文件的制定比较有效地阻止了英国本土足球暴力事件的发生,还控制了足球暴力的进一步蔓延。

为了维护俄罗斯足球的形象,俄罗斯政府也下狠手整治足球暴力。2012年,俄罗斯通过了对闹事者加强惩罚的法案,最高可判7年监禁。但效果不明显,有俄罗斯足球流氓参与的暴力事件仍然频发。

2014年1月20日,俄罗斯《球迷法案》正式生效。法案规定了球赛现场观众的行为规则,还给出了一份足球流氓黑名单,那些进了黑名单的人,在为期6个月至7年不等的时间内被禁止进入体育比赛现场观看比赛。违规者会被处以最高25万卢布(约合2.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或被拘留15天。除此之外,法案还明确规定禁止球迷携带烟火等易燃易爆物品进入比赛现场,同时用于掩盖面部和背部的面具等也被禁止携带入内。观众席上的横幅和旗帜不能带有政治色彩,也不能出现具有纳粹主义、极端主义或挑衅性意味的文字或图片,并且现场所有的外来词汇必须经过正确翻译或是得到体育赛事官方组织的认证。

不过,也曾有人为这群暴力分子“洗白”。2005年,导演莱克茜?亚历山大拍摄了一部名为《足球流氓》的电影。影片中所有参与斗殴的年轻人都认为,用生命来效忠球队与信仰,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男主角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并不是传言里面的只讲斗殴,那是耻辱的……我们会回去打架,但这实在是关于名誉。”还有人辩称,为了信仰而疯狂,是一种值得尊重的纯粹精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