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8日讯,国庆长假期间,各大体育场馆几乎家家爆满。有人戏称今年是一个“运动”年,继北京联手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之后,杭州又申办成功了2022年的亚运会。无论是奥运会还是亚运会,比赛场馆都不可或缺。那么,中国是何时开始出现体育比赛场馆的?据考,汉代已有专业体育场“鞠城”;唐代则出现了使用食用油筑地、用特制蜡烛照亮的“灯光球场”……

在中国古代,最早的较为正式的体育场的应该是“鞠城”。鞠即如今足球的雏形,系原始足球,所谓“鞠城”就是早期球场。古代踢足球称作“蹴鞠”,是先秦时便流行开来的一项体育运动。到了汉代,由于皇家、贵族的喜受,蹴鞠得到了快速发展,相应地比赛场地也发展了起来。汉朝皇家有专业的球场,且不只一处。西晋陆机《鞠歌行序》里即称:“汉宫门有含章鞠室、灵芝鞠室。”

汉代的蹴鞠运动有竞技训练和娱乐助兴两种玩法,前者是军事体育训练手段,而后者则是普通体育表演。因为蹴鞠运动的目标要求不同,与之对应的球场在功能设计上也有差异。

西汉时蹴鞠运动水平相当高,还出现了世界上最早的体育专著《蹴鞠》。据《汉书·艺文志》,《蹴鞠》分为二十五篇,其中的“域说篇”专门谈鞠城。很可惜,此书后来失传,今人无法见其原貌。但从东汉李尤的《鞠城铭》中还是可以知道当时球场的气派。

《鞠城铭》是刻在球场碑石上的铭文,总共12句、48个字:“圆鞠方墙,仿象阴阳,法月衡对,二六相当,建长立平,其例有常,不以亲疏,不有阿私,端心平意,莫怨其非,鞠政由然,况乎执机。”

其中前16个字说的就是当时的球场–球场是方形的,四周筑有围墙,受传统阴阳之道的影响,讲究天圆地方,建筑对称。但对“二六相当”一说,有不同的理解,一说每边上场12名球员,一说每边各有6个鞠室(后世的球门由此演变而来)。

现代标准足球场长105米、宽68米,汉代的足球场也不小,甚至大于现代球场。据《鞠歌行序》,东汉将军马防在家里专门建造了一处球场,马防家的大宅子靠着街道,“鞠城弥于街路”。马防是东汉明帝刘庄的大舅子家财万贯,所建的球场很大,阔及街边。

汉代足球场设计已考虑了观众的因素,出现了相当于现代体育场必不可少的“看台”。这种看台一般是皇帝、大臣、贵族等坐的地方,相当于如今的“主席台”或“检阅台”。

据《汉书·东方朔传》,汉武帝刘彻除了亲自上场比赛外,还特爱看蹴鞠,“常从游戏北宫,驰逐平乐,观鸡鞠之会,角狗马之足,上大欢乐之。”刘彻观看蹴鞠比赛无疑会坐在“主席台”上。

汉代的“看台”什么样?汉刘歆《七略》上有这种说法:“王者宫中必左X(造字:”碱“右边换成”戚“)而右平,X犹国也,言有国当治之也,蹴鞠亦有治国之象,左X而右平。”这里所说的“左X”、“右平”,就是看台的设计特征,位于正中央位置,左边是台阶,右边设计成平坡,供专车上下,这种方法是建设皇家殿堂时专用。

唐朝皇家宫苑里多建有体育场,如长安宫城内的球场亭、西苑的梨园、大明宫的东内苑、麟德殿、清恩殿、飞龙院等处,都有球场供帝王贵族打球。在唐朝,新科进士还有“月灯阁下打马球”的风俗。月灯阁是专为赏月观灯而修的一处建筑,在长安城南,附近建有马球场。

1956年,在西安原唐朝大明宫遗址上出土一块石碑,上刻“含光殿及球场等大唐大和辛亥岁乙未月建”字样。经考证,这是当年含光殿及球场破土动工时的奠基石,透露出当时皇家在修建宫殿的同时,还修建了球场。

唐代已出现多用途的体育场馆。如在西苑内的梨园球场,里面还常举行其他体育项目的比赛和表演。据《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五》,景云元年(公元710年)春天,皇家便在梨园球场举办了一场侍臣拔河比赛。唐睿宗李旦“命文武三品以上抛球及分朋拔河”。

唐朝强盛期是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国家,体育场馆所使用的建筑材料、施工工艺等,也都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

与汉代人不同,唐代人除喜欢“踢球,还酷爱”打球“。所谓打球是指马球比赛,时人也称”击鞠“、”击球“。《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五》记载,唐中宗李显就特别喜欢打球,”上好击球,由是风俗相尚。

马球比赛对抗比较激烈,对场地要求极高,一要范围大,比赛能放开打;二要场地平,以防马绊倒,球场内寸草不留,唐宪宗李纯便曾责怪大臣让球场长出草来。此外,马球场最突出问题是普通土质场地比赛时容易起灰扬尘。因为洒水会和泥,时人想到了“洒油”–用食用油和泥夯筑地面的方法,这样既结实、平滑,又不会开裂起尘。

唐中宗的两位驸马杨慎交、武崇训打球水平都很高,他们两家在建球场时就是“洒油”。唐刘餗《隋唐嘉话》记述了此事:“景龙中,妃主家竞为奢侈,驸马杨慎交、武崇训,至油洒地以筑球场。”

灯光球场是在人类发明电灯以后出现的新型比赛场馆,在电灯没有诞生以前,古人是如何建设灯光球场的?

世界上最早的“灯光球场”出现于公元十世纪初的中国唐朝,在李柷(唐哀宗)当皇帝的天佑二年(公元905年),时为宣州观察使的杨渥便曾在“灯光球场”上打球。

杨渥是唐末重臣、淮南王杨行密之子,从小就是位超级球迷,长大后酷爱打马球,连其父亲病故居丧期间都是不分昼夜地玩。据《资治通鉴·后梁纪一》,杨渥灯光球场的照明工具是蜡烛,“十围之烛以击球。”

从《资治通鉴》所记来看,杨渥解决球场照明问题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球场四周放置蜡烛,但球场那么大,要点燃多少蜡烛才能亮如白昼?杨渥用于球场照明的蜡烛都是特制的,很粗,“一烛费钱数万”。一根蜡烛就值几万钱,这在5个钱能买一斤牛肉的唐末,其成本之高可想而知。

在唐代,不仅京城长安的体育场饭建设较多,地方上也有很豪华的球场。如在今苏北徐州城外当年便有一处大型球场,镇守徐州的张建封常在这里打球。唐朝文学家韩愈为此还写下了一首诗《汴泗交流赠张仆射》:“汴泗交流郡城角,筑场千步平如削,短垣三面缭逶迤……”

一般的球场用砖石砌墙,形成一个相对安全的体育活动区域,在五代时,前蜀后主王衍的球场则用高级的锦缎屏障来做球场围墙,人称“锦步障”。《资治通鉴·后梁纪六》记载了此事:“蜀主常列锦步障,击球其中,往往远适而外人不知。”

到了宋朝,还出现了防风雨的球场,这相当于现代全天候室内球场,不管刮风下雨,里面都可以正常训练、比赛。

宋代最热门的体育项目是足球,上至皇帝大臣下到黎民百姓都爱蹴鞠。据周密《武林旧事》,乾道三年(公元1167年)宋孝宗赵慎“次至球场,看小内侍抛彩球、蹴秋千。”

当时皇宫内都设有高级球场,但球场的规格比汉代的鞠城已有很大变化。其中有一种大型竞技球场,球门竖立于场地中央,有三丈多高,两队在球门的两侧进行间接性对抗。为了满足正常比赛的需要,讲究的球场准备有遮风避雨工具。据宋岳珂《桯史》卷二“隆兴按鞠”条,宋孝宗赵昚在宫中球场打球时,“虽风雨亦张油帟,布沙除地。”从中可以看出,宋孝宗球场防雨设备是“油帟”,就是一种能挡风防雨的高档帐幕,晴天时则撤去。

值得一提的是,宋代不只有传统的体育场馆,还出现了大型水上运动建筑“水殿”。水殿是一种临水而建的场馆,故又称“临水殿”,在唐朝时,水殿是一种用于龙舟比赛的观赏设施, 唐皮日休《汴河怀古》云:“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宋朝的临水殿与金明池构成了一个很大的水上运动中心。据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七“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条,缍当有水上赛事时,“殿前出水棚,排立仪卫。近殿水中,横列四彩舟,上有诸军百戏”,“水殿前水棚上一军校以红旗招之,龙船各鸣锣鼓出阵,划棹旋转,共为圆阵,谓之‘旋罗’……”(倪方六)

对联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每逢年节或一些重要时刻,人们习惯用作对联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或向往,所以历朝历代都有对联集成类的书籍。据我目力所见,现存最早的与对联有关的书大概是明代王子承辑万历庚申刻本《唐诗联选》。明清以来好作对联者亦众,清代

今天,购物是我们生活的重要部分,无论在家、出游,买买买总是少不了的,现在更有如“双十一”这样在网络上凭空创造出的节日。其实自有人类社会以来,就有购物,一买一卖之间,是人类的生活赖以存在的基础。 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宋为伟 摄 当然,这种商业

百年来,在中西交通史、中外关系史研究中,形成了诸多专门研究领域,诸如“陆上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南方丝绸之路” (也称“西南丝绸之路”) 等。 图为“郑和下西洋”模型 新华社资料图 实际上,丝绸之路早已超出了字面含义,

近日,“博士”成为热议话题。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高学历人群在社会中的比重逐渐增加,人们也愈发关注学术能力的培养,注重学术成就的公平衡量。在现代社会中,取得博士学位,意味着一个人的受教育程度和学术研究能力在其专业领域已达到较高水准,这也是如今

魏璎珞在延禧宫每日玩耍的秋千架,绣坊内精致逼真、和顺细密的真丝绣样,高贵妃唱着《贵妃醉酒》的华丽戏台,乃至让“大猪蹄子”乾隆纠结到底要在哪一幅画上盖章的《富春山居图》……在不到400平米的展厅内,大热的影视剧《延禧攻略》中的剧内场景被一一还

近几日,80后“白发书记”意外成了“网红”,网络和手机上便出现诸多“不用染,白发秒变黑发”的“偏方”,并言之凿凿地称:“乃祖传秘方。”若真有这样的“天方”,大文豪苏东坡何必发出“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的感叹?战神岳飞何必留下励志金句“莫等闲

《古人的日子》是扬之水与廉萍再度联手的第二本诗歌与文物双解之作。 陈梦溪 《古人的日子》 廉萍 讲诗 扬之水 释物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以诗纪历,以物解诗,尽可能细节化再现古人的日子,是这本日历编纂的初衷。诗歌中所反映的古代生活,当是

汽锅鸡很多人都吃过,但很少有人知道,中国人在3000多年前的青铜时代,就已经开始有“汽锅鸡”这道菜了。中国人的“蒸菜”是最健康、最古老的饮食方法,汽锅鸡自古流传至今不衰。在首都博物馆的“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挖掘40周年特展”上,妇好汽锅亮相,

中国古代历代王朝,包括各种类型的政权,在建立时都会设立自己的“国号”,即官方认定的合法称号。元以前的国号,无论是来自爵位封号还是源于发迹地名,归结到底多是先秦古国名,因此重名在所难免,比如,以“汉”为国号的政权就有十五个之多。所以后人谈及前

今年已余额不足了,过两天就是元旦,2016正式结束,2017年正式开端。这种辞旧换新的过程总会给人带来一些惶恐,好像时不我待,又好像还没来得及完成年初的安排。好在有三天小长假能给人以适应的时间,休憩游玩中,岁时悄悄转换。 作者 晏藜 古时这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